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爱文爱文

2022最好看(狼的巨大进进出出在我体内)全章节阅读

2022-09-14 16:42:07【爱文】人次阅读

摘要虎平涛平时不怎么凶人。

可遇到这种混乱的场面,不凶点儿不行,镇不住场子,说话也没人听。

眼睛男被吓住了,张了张嘴,硬生生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然后老老实实拿出身份

虎平涛平时不怎么凶人。

    可遇到这种混乱的场面,不凶点儿不行,镇不住场子,说话也没人听。

    眼睛男被吓住了,张了张嘴,硬生生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然后老老实实拿出身份证,满面郁闷地递给虎平涛。

    陶敬轩,今年二十七岁。

    一个年龄与其相仿的年轻女子站在旁边,搂住他的胳膊,怯生生地问:“警官,我的身份证也要看吗?”

小说  

虎平涛做了登记,把身份证还给陶敬轩,看了一眼年轻女子,问:“你跟他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女孩道:“他是我男朋友?”

    虎平涛问:“事发的时候,你们俩在一起?”

    女孩点点头。

    虎平涛道:“那你的也要登记。身份证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叫柳玉,今年二十五岁。

    虎平涛转过身,对夹克男子道:“你也一样,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该男子连忙拿出手机,点开页面:“我没带在身上,不过拍了照片备用。您看看行吗?”

    虎平涛点头:“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叫王建明,今年三十二岁。

    顺序做完登记,虎平涛分别看看涉事双方,问:“现在说吧!为什么吵架?”

    他抬手指了一下王建明: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王建明道:“今天我和我同事约着一起看电影。进场的时候距离放映还有个七、八分钟的样子。刚坐下来,我同事就看见前面座位底下有个钱包。于是我就捡起来,打开看了一下,发现里面有身份证和驾照,有两张银行卡,还有一些钞票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问:“具体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王建明苦笑了一下:“电影院都是提前十分钟才开始检票,有时候检票时间更短,才三、五分钟。我们当时进场虽然时间还早,可屏幕上已经开始放着广告了。我只看见好像有四、五张一百块的钞票,另外还有点儿零钱。具体数字我不是很清楚,估计加起来也就五百块左右吧!”

    虎平涛微微点了下头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王建明继续道:“我们的想法很简单,丢钱包的人肯定会回来找,估计就是看上一场的观众。反正我们看这场,就先等着。如果失主没来,就等看完以后把钱包交给电影院的工作人员,让他们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电影开场了。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吧!服务员带着两个人,喏,就是他俩,一男一女进来了。服务员打着手电筒,在我们前排的椅子那儿照着,一看就是在找东西。见这架势,我就问:你们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然后那男的就嚷嚷,说是他女朋友钱包不见了。之前他们就坐在这个位置。我听了也没多想,就把钱包拿出来,说你看看是不是这个?”

    “当时电影院的光线虽然暗,那女的眼神却很好,一把就抢过去,完了还用眼睛瞪着我……感觉挺诧异的,因为按照我的想法,我捡到钱包还给他们,至少也得对我说声“谢谢”吧!”

    “可我千想万想,做梦都没想到,那男的竟然过来拉我的衣服,说是让我起来。我听得简直莫名其妙,就问他到底怎么了?他也不说明白,只说让我跟他出去,到外面把事情讲清楚,别在电影院里妨碍其他观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建明的同事也愤愤不平地插话:“我们好端端地看着电影,忽然被这么一闹,连我听了都觉得很奇怪。你说你钱包丢了,我们好心好意捡了还给你,怎么还用那种咄咄逼人的口气说话?感觉就跟我们欠他似的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听了也觉得事情古怪,问:“他为什么要让你出去?”

    王建明很恼火,怒视着站在对面戴眼镜的年轻男子:“他说钱包里有两千块钱,现在只剩下四百了。照这么一看,肯定是我拿了钱,让我把钱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的,我当时就惊呆了。这算什么事儿啊!真的是出门遇到狗啊!我当时就火了,说你们丢钱包还有理了?怎么还讹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她,这女的也不是好人。”王建明抬手指着站在陶敬轩旁边的柳玉,怒目相向:“这事儿很大程度上跟她有关————钱包是她的,我捡到的时候打开看过里面的证件。”

    柳玉年纪轻轻,脾气却很大。听到王建明这样说自己,柳玉当场就炸了,指着王建明破口大骂:“你偷我的钱还有道理了是不是?就你这种渣子……明明做了贼,还假装好人,表面上是把钱包还给我,可我的钱呢?我包里明明有两千多,被疯狗吞了?”

    王建明也怒了: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柳玉不甘示弱:“就骂你,你这个不要脸的贼!”

    “麻痹的,老子今天非得打死你!”王建明满面都是血色,如同被激怒的猛兽扑过来,幸好他同事眼明手快拦腰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见状,虎平涛再次厉声呵斥着,将两边的人分开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安静。”

    他转向王建明,冷冷地说:“要打架是吧?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,直接进局子。”

    王建明额头两边的青色血管高高凸起,胸口剧烈起伏,脸上全是难以遏制的愤怒:“警官……他们……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他同事也在旁边愤愤不平地说:“是啊!我们好心好意捡到钱包还给他们,居然还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看两人不像是故意装样,低声安慰道:“不要急,等我把事情弄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转向柳玉:“把钱包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玉下意识地捂住挎包:“干嘛?这是我的钱包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注视着她,问:“你们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电影院值班经理连忙举了下手:“我报的,是我打的一一零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颇感意外,转向这边:“他们两边吵架,怎么会是你打电话报警?”

    值班经理坦言:“他们在电影院里闹成一团,其他观众都没法看了。我是后来接到员工电话才赶过去,又叫了几个保安,这才把他们从场子里半劝半拉着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想了一下,问:“当时正放着电影,他们俩能进去,是你们的服务人员带着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值班经理点点头,问:“警官,要不要我把带他们进场的那个人叫来?”

    虎平涛“嗯”了一声:“当然得叫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边值班经理打电话喊人,虎平涛趁此机会转向柳玉,仍然还是之前的问题:“把你的钱包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尽管很不情愿,柳玉却只能打开挎包,拿出钱包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亮银色的女式钱包,金属扣上镶嵌着醒目的“LV”组合图案,但是以虎平涛的眼光和经验,不难看出这一个仿款。

    钱包里有证件,对照柳玉,的确是她本人。

    虎平涛把钱包还给柳玉,认真地说:“你还是仔细想想,包里到底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柳玉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:“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两千多,好像是两千二还是两千三。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下,昨天刚从银行取了三千块,都在包里。昨天买了一件衣服,还有一些零食,花了总共不到一千块。”

    龙旭在旁边看着也觉得这事儿不太合理,走过来,疑惑地看着柳玉,问:“人家把钱包还给你的时候,包里不是还有钱吗?”

    陶敬轩感觉虎平涛和龙旭都在针对自己的女友,他站出来,指着王建明,很不高兴地嚷道:“你们是不是要故意包庇他啊?明明是他拿了包里的钱,怎么搞来搞去反倒成了他有理?”

    龙旭皱起眉头问:“换了是你自己,捡到钱包,会拿走一部分钱,然后又把钱包还给失主?”

    陶敬轩声音很大,而且理所当然:“会!肯定会啊!两千多块钱,我拿走一大半,随便留点儿在包里,然后还给失主,这样一来里子面子都有了。如果遇到傻乎乎没脑子的人,说不定还会高高兴兴送个锦旗给他。”

    王建明被再次激怒:“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我告诉你,今天就算警察在也拦不住我。我非得整死你!”

    见状,龙旭连忙走过去劝阻。

    虎平涛凝神思考。

    这事儿感觉挺古怪的。

    捡到钱包,交还给失主,这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可柳玉一口咬定钱包里的钱少了。

    虎平涛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。如果用老法子断案倒是简单——一句话,既然钱包里的钱对不上数,就说明这不是你的钱包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问题是,钱包里有柳玉的证件,摆明了这个包就是她的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王建明偷拿了包里的钱,然后装作拾金不昧?

    恰好这个时候值班经理带着一名女服务员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警官,这是张晓茹,今天是她负责检票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走到张晓茹面前,语音温和:“麻烦你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晓茹是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。她冲着陶敬轩和柳玉努了下嘴:“今天我在检票口上,因为电影已经开场,我就坐在那儿休息。然后他俩来了,急急忙忙的,说是钱包落在电影院里,让我放他们进去找。我看他们有票根,对了下时间,的确是上一场,就带着他俩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票上的座位是七排五号和六号。进去以后我给他们打着手电筒,后排的这位先生(王建明)问是不是在找钱包?然后说是他捡到了,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眯起眼睛问:“当时谁接的包?”

    张晓茹抬手指了一下陶敬轩:“他接的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又问:“他接了包,然后就递给他女朋友?”

    张晓茹迟疑了一下,不太确定地说:“好像是吧!我记不太清楚了。当时正放着电影,我这边背对着屏幕,也没多想……反正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低头注视着地面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柳玉是个急性子,连声嚷嚷: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就是他拿了我包里的钱,还装好人……就你这样,还算是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不等王建明发作,虎平涛猛然抬起头,冲着柳玉厉声喝道:“吵什么吵?你声音大就了不起啊?再胡说八道你就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厌烦柳玉这种人。跟鸡婆似的叽叽喳喳,现在这样,老了以后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柳玉被他凶狠的模样吓住了,张着嘴,呆呆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虎平涛皱起眉头盯着她,问:“你好好想想,包里到底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柳玉不敢高声,可怜巴巴地回答:“我真记不清了。反正就两千多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目光锐利,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:“两千多?具体是多少?你自己的钱自己都搞不清楚?反正今天这事不弄清楚谁也不准走。你必须给我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从银行取了三千块吗?还买了衣服和零食。你就安安静静好好想想,再看看你包里剩下的零钱,把账对一下,把数字凑起来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只有强迫了做才管用。

    对柳玉来说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尽管满面的不情愿,她却必须老老实实按照虎平涛的要求,静下心来思考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好像是两千四。”她对此也不太确定:“包里还有六十多块的零钱,这是以前就有的,不在三千块之内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神情淡然:“你确定是两千四?”

    柳玉想了一下,点点头:“反正不是两千四,就是两千三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伸手指着王建明,问:“当时他把钱包换给你的时候,包里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柳玉回答:“有五张一百的。其余的都是零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如果是他拿了你的钱,就应该是一千八,或者一千九?”虎平涛问。

    柳玉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转向王建明,问站在他身旁的同事:“捡到钱包的时候你也在场。你有没有看见他从包里拿钱?”

    同事摇摇头:“没有。我说句公道话吧!老王不缺钱,他是我们公司的中层,我们是年薪制,他一年收入有五十多万,怎么可能做这种事?”

本文标签:狼的巨大进进出出在我体内

上一篇:虐她狠狠折磨h多男一女-透明白丝上的浓浓的精华液

下一篇:最火【200GANA-1399】作品番号

相关内容

推荐